你是我的毒

很文博客hinven.com 2016年3月10日09:16:35好文典藏评论1734580字阅读模式

黎烟的头发剪得更短了。

从前及腰的长发被剪成清汤挂面的短发硬生生地坠在肩上。

旁人问起时她也只是敷衍地应付过去:长发麻烦。

可黎烟以前是最喜欢长发的。

01

黎烟一个人坐在地板上,客厅里漆黑一片但她没有开灯。

窗外清冷的月光勾勒出她瘦削的身影,她抬起头,夜色沉沉地一寸一寸压过来,黎烟一动不动地望着细细的月亮,瞳孔里一片死寂,像是被暴风雨啃咬过的冰原。

不多时,黎烟许是腻了,忽然拿出折叠小刀,抽出刀刃对着月光仔细地打量。指尖抚过刀刃时被划出一道伤口,不深不浅,血很快沿着伤口流了出来。

她忽然勾起嘴角浅笑了出来,手指不断亲吻刀刃。黎烟眯着眼睛打量玩物一般地反复看着鲜血淋漓的左手,忽然厌倦,冷哼了一声,小刀被毫不留情地扔在地上,金属碰撞的声音划破耳膜,她靠在墙上,如释重负地合上双眼。

血沿着黎烟的左手一点一点流淌在地板上,汇聚成一条血红色的蠕虫蜿蜒向前。

02

黎烟又一次做了同样韵律的梦。

梦里的苏谨铭赤脚走些漆黑的小巷,巷子里都是浓稠的雾气拨不开化不去,黎烟只能隐约看见苏谨铭修长的影子打在斑驳的墙上,想要追赶怎么都提不起脚步,她站在原地惶急地大喊:苏谨铭——

可那个影子却越来越淡,只能听见他略带些惆怅的音调轻轻开口:呐,黎烟。

他忽然不再说下去了,他停下了脚步。

苏谨铭轻轻地勾起唇角,内容复杂却又无比单纯地笑了一笑。

他的微笑同最后一个微笑一模一样。

苏谨铭还是一如既往地笑着,但那个笑容很快被鲜血覆盖,像破碎的瓦片一样一块一块全掉了下来。黎烟的眼泪一下子涌出来,连大脑都没有反应。她用力地捂住嘴让自己不发出声音,眼泪还是像失去控制了一样拼命地流。

止不住地颤抖。

03

黎烟在那之前还是相信童话的。

相信魔法相信公主相信有毒的苹果相信温柔的王子。

她曾站在苏谨铭的墓前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片刻后又抬起手毫不留情。

她再也不要相信那些童话了。

失去的东西就是失去了。

死掉的生命就是死掉了。

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了。

“我知道啊,我都知道啊。”

但真的太迟了。

04

每个星期六的黄昏,黎烟都会难得地脱下那些松松垮垮的男生衬衫,穿上很久都不穿的长裙。黎烟的那些衬衫无一例外的都是男生的黑色衬衫,她都很珍贵地都放在一个单独的柜子里,平日里拿出来时也是小心翼翼。

然而黎烟长裙颜色都很清淡,每个星期六她都会精心地从里面挑出一件,不管有多冷她都只穿一件长裙。独自一人离开直到凌晨才满身酒气地回家,一个人跌跌撞撞地上楼,倒在床上一动不动,只能听见拼命压低的抽泣声。

黎烟起伏的呼吸,像是谁的心脏,在剧烈地颤抖。

05

黎烟还记得她第一次见到苏谨铭。

惊鸿一面。

苏谨铭的白色跑车从她身边疾驰而过。

那一瞬间他不经意的笑容让她有隔世恍惚的错觉。

在劫难逃。

06

他永远都是她的毒。

一丝一丝循环在血液里。

生生不息。

07

黎烟的床头一个月前就贴了一张便利贴,上面用红笔画着一个奇形怪状的图案。

像是一颗心脏,只囿限了一个女孩子。

这一天黎烟很早起床,撕下床头的便利贴小心装进口袋里。黎烟清楚地记得去年的今天,像是一枚刺青,一直绣在心底,三百六十五天八千七百六十个小时三千一百五十三万六千秒里,每次想起都会隐隐作痛。

去年黎烟还留着长发,锁骨的地方还没有那个玫瑰刺青。黎烟抱着小小的蛋糕欢欢喜喜地去苏谨铭的家,他独自一人住在郊外一栋别墅里。黎烟小猫一样闹着苏谨铭就轻而易举拿到了钥匙。她特意在黄昏和黑夜缠绵的时候,在苏谨铭的房间里等他,深深陷在他黑白相间的枕头里,放逐在时间之外等待那个只属于她的少年。

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一个眉目清朗的少年手中夹着一根苏烟,看见微微熟睡的她挑眉一笑,掐灭了烟头脱下外套随手扔在桌子上,侧身揽过她的肩轻轻说道,“睡着了?”

“在等你。”黎烟抬起头,瞳孔里透出苏谨铭妖魅的模样。

苏谨铭没有说话,盯着黎烟看了很久。忽然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贴近黎烟葱白的耳垂,声音暧昧一字一字地说道,“小、妖、孽。”

“小妖帝。”黎烟的视线一直离不开苏谨铭那双深蓝的眼眸,眼睛里覆了一层水一般的温柔,像小孩子发脾气一样小声嘀咕了一句。抬起手游离在他突兀的锁骨之间,一寸一寸的凛冽。

“嗯?”苏谨铭听见黎烟驳他的话,笑得越发邪魅,一只手撑在床面上空出另一只手放在黎烟的唇边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想不想死一次?”

“你敢。”黎烟扬起小脸同他纠缠,却被束缚的更紧,身边弥散的腥躁荷尔蒙几欲将她淹没,只能看着苏谨铭一颗一颗地解开纽扣,动弹不得。衣服很快被他褪到腰部以上。

“生···生日快乐。”

“我生日?”

苏谨铭的生母早逝,一直以来生日都是一个人,久而久之就淡忘了。苏谨铭看着黎烟澄澈的眼睛微微怔住,黎烟总是能给他别人给不了的惊喜。

苏谨铭这才注意到桌子上的蛋糕,像个小孩子似的坐在地毯上,小心翼翼地拆着蛋糕包装。黎烟嘟着嘴翻身下床,从背后攀上苏谨铭的肩膀,“这可是我亲手挑选的。”

“是吗?”苏谨铭切下一小块尝了尝,侧过脸吻了黎烟,“难怪这么难吃。”

“坏人。”黎烟红了脸,心头一阵一阵的暖热聚集,她轻轻咬苏谨铭的耳垂,“喂我。”

苏谨铭切下稍大的一块,送到黎烟的嘴边,黎烟咬了下去还没有来得及松口苏谨铭顺势吻住黎烟,把剩下的一半蛋糕送进黎烟的唇间。黎烟水到渠成地把它汇成一个深吻,苏谨铭放开她,轻轻地把她推倒在地毯上。苏谨铭久久望着黎烟,眼中藏匿着无限深情,他轻轻道,“我饿了,你逃不掉了。”

窗外的天色完全黑了下来。

08

你深爱的人恰巧也在深爱着你。

这算不算生命里最幸福的奇迹?

如果真的不能一直拥有。

那我情愿从未得到。

09

黎烟又一次来到了这里。

苏谨铭的房间还是原来的样子,并没有因为主人的去世而面目全非。黎烟走到桌边,指尖轻抚桌面,并没有沾染灰尘。她蹲下身子去取最下层抽屉里的一本日记,整理苏谨铭的遗物时除了那些他平日里穿过的衣服被黎烟带走以外,她还独独藏起了这本日记,除了黎烟,没有人知道苏谨铭还有一本日记。黎烟不太习惯坐在椅子上,总觉得那样太周正,就直接坐在地板上,倚着床边,一页一页地读。

苏谨铭原是不大喜欢记日记的,他嫌一笔一划写着麻烦,黎烟骂他懒,他也不恼,乖乖地点头承认,嗯我确实挺懒的。还没过几天黎烟就带来了一个厚厚的笔记本,颇有一番要让苏谨铭续写红楼梦的架势。但黎烟却一脸天真无辜的表情辩解道,没关系的呀,你可以没事无聊的时候随便写一点的嘛。直觉告诉苏谨铭他如果真的没事无聊随便写一点他接下来就该每天写一部红楼梦。于是这个价值不菲的笔记本上每一页都潦草地写了一些随笔,像是诗歌的形式,有时只有一两行,最多也不过一页刚刚写满。有时就直接在上面画一些素描,庭院里那些形形色色的树叶,偶尔停在窗户上叽叽喳喳的麻雀,或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背影,一个舒心的微笑,也会画一个白白嫩嫩的小猪被苏谨铭用钢笔写极为工整的正楷题名:黎烟。

纵然是反反复复看过了很多遍的日记黎烟还是清晰地感觉到那些回忆沿着瞳孔蔓延到身体里,血液里,渐渐地包裹住心脏,生出一根根细密的刺扎进心房,又忽然间迅速抽离,划出一道一道的伤口,冷风从每一处的毛孔灌进身体,头顶笼罩着窒息般的巨大寂静。

任凭回忆肆意践踏她千疮百孔的身躯,没有任何的挣扎和反抗,听不见声音,看不见光线,感受不到温度,消失了周遭的一切。她慢慢地、一点一点地迷失了知觉。静静陷在冰冷的湖水里,向着更深的水底,就这样沉下去,没有只言片语。

阳光透过落地窗轻轻回旋在木质的地板上,风钻过落地帘,抚过黎烟额前的薄发,抚过她迷失焦点的瞳孔,抚过她指膝上那本残留着爱人气息的日记,很快融在房间的寂静里,悄无声息。

日记本从黎烟的膝上滑落,最后一页有一行清秀的字迹:

你是我的此生难解的毒。

10

苏谨铭第一次见到黎烟很平淡。

他和很多人一样没有想到以后自己会深爱这个看起来冷若冰霜的女人。

黎烟小苏谨铭两岁,苏谨铭牵着她的手看起来更像是哥哥和妹妹。黎烟每次都仰起头同那些人争辩,“不是妹妹不是妹妹,是女朋友。”偶尔苏谨铭会抬起手摸摸黎烟的头,故意拆黎烟的台温柔地笑着,“我妹妹就是有些调皮。”

人们大多都会相信一本正经的苏谨铭,甚至还笑呵呵地打趣,“苏少的妹妹当真是顽皮。”等到一阵寒暄过后只剩下黎烟和苏谨铭两个人,黎烟气鼓鼓地嘟囔着“我再也不要理你了你讨厌。”苏谨铭作势放开她的手,“这样啊,那我就回家了。”

黎烟轻哼了一声扭过头,看着他的车从一边疾驰而过没有半分停留的意思,很快真的消失在她的视线里。黎烟没想到他会真的离开,心里一阵失落,翻了翻口袋空空如也,这么长一大段路只好徒步走回家。

黎烟走过不远处街道的转角,看见苏谨铭的车停在那里。她掩住笑意假装没看见从车窗边经过,苏谨铭下车靠在车窗边看着黎烟远去的背影,带着志在必得的笑容。果然还没走多远黎烟像做贼一样回头看了一眼恰巧撞上苏谨铭等待的目光,仿佛做错事的小孩子低下头又走了回来。黎烟可不想这么远的路空着肚子走回家。

“咦,你不是走了吗?”苏谨铭笑得越发玩味。

黎烟伸出手扯住苏谨铭的衣角,抬起头眼睛亮晶晶地看他,“我饿了。”

“是谁说再也不理我了。”苏谨铭双手插进兜里,不依不饶。

“我错了嘛。”黎烟低下头依然扯着他的衣角,好久都不见苏谨铭做声她小心翼翼地抬起头,苏谨铭早有预料似的俯身一个吻落在额头。

“今晚想吃什么?”苏谨铭微微笑道。

“火锅,火锅。”

“快上车,小坏蛋。”

11

如果说苏谨铭遇见黎烟之前一直沉睡在海底。

如果说苏谨铭遇见黎烟之前一直安静站在时间之外。

如果说苏谨铭遇见黎烟之前一直远远地站在云端。

如果说苏谨铭遇见黎烟之前一直唱着不为人知的苍凉歌谣。

那么黎烟就是照亮苏谨铭世界、驱散黑暗的唯一一束光芒。

12

黎烟梦见了苏谨铭去世时的那一晚。

她牵着苏谨铭的手走在街上,苏谨铭还答应黎烟第二天带她一起去看新出的电影。黎烟最后一次和苏谨铭一起散步还没有走过半小时的路程,苏谨铭的电话像是忽然忙碌起来,黎烟站在一边耐下性子等他,隐约看见苏谨铭面色阴沉却一言不发。他挂了电话匆匆过来和黎烟道别。

黎烟扯着他的衣角,一副小孩子耍赖的架势。苏谨铭伸出手揉乱了她的发顶,轻声安慰她。黎烟最终放开了手。

这是她终其一生都不可饶恕的错误。

黎烟默默地站在原地看着苏谨铭渐行渐远的背影,这一次他走得很匆忙,甚至没有回头多看黎烟一眼。

晚上回家黎烟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忽然就接到了陌生的电话,那边只轻轻地说了一句话:苏谨铭自杀了。

13

黎烟不肯出席苏谨铭的葬礼,她不相信苏谨铭会自杀。

虽然警方曾立案侦查过,但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苏谨铭是他杀,而且在自杀前的几个小时内只有苏谨铭一个人呆在家里,屋子里的监控被提前关掉,佣人也都离开了。根本没有察觉有人会不声不响地自杀。

就这样来回僵持了大半年,只能草草结案说是心结难解最终自杀。

黎烟深知苏谨铭的性情,他决不是心性软弱的人,绝对是他杀,一定是的。

她一直为此继续存在。

14

我知道,我懂,我都明白。

你那边很黑吧,你在到处寻找我吧。

不要担心呐。

你只要安心站在原地就好。

安心站在原地等着我一步一步坚定不移地走向你。

陪伴你,温暖你。

就算遍体鳞伤也没关系。

你也说过从没有一个人像我一样陪着你那么久。

你一定要等我找到你。

不要替我担心,不要为我哭泣。

就算我不在身边也要像我在身边一样。

15

黎烟静静地沉睡在海底,一束一束笔直的光线扎进眼睛里。

血液里流淌着毒看到光的那一刹那沸腾起来,几乎要冲破身体的阻碍。

少年的身影在柔和的光线里若隐若现。

黎烟伸出手想触摸到他遥不可及的衣角。

少年笑着张开怀抱,“呐,黎烟。”

weinxin
扫一扫更精彩
大家的支持是我更新的动力!!!
钝感力 好文典藏

钝感力

“钝感力”直译为“迟钝的力量”,作为一种为人处世的态度及人生智慧,相比激进、张扬、刚硬而言,更易在目前竞争激烈、节奏飞快、错综复杂的现代社会中生存,也更易取得成功,并同时求得自身内心的平衡及与其他人和...
正义的成本 好文典藏

正义的成本

花费10元抓住偷窃1元的小偷、牺牲八人拯救一名大兵雷恩,值不值得?追求正义,可以不惜代价吗?从法律的角度,或许应该。从经济分析的角度,则要考虑成本是否可以承担 “现代社会里,很多人都开车代步,如果自己...
有些事情,我不想知道 好文典藏

有些事情,我不想知道

我承认我是一个好奇的人,但是,有些事情我不想知道。 是的,有些事情我不想知道。 如果我在无意中冒犯了谁,从而使得他不喜欢我,诽谤我,用莫须有的流言中伤我,若你是希望我平静安宁的朋友,那么,就请不要让我...
一桩离奇的赌博游戏 好文典藏

一桩离奇的赌博游戏

事情发生在美国的拉斯维加斯。莱尔走进一间大赌场,来到轮盘边。他两眼盯着轮盘转,小白球咔嗒咔嗒跳。每次中奖号码开出来,就听见他嘴上咿咿哦哦,不知道在说什么。过了一会儿,交换机的号码开出来,是7。只听见莱...
广告也精彩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