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立之年的困惑一致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

很文博客hinven.com 2016年3月12日11:41:00淡墨书香评论1763052字阅读模式

最近一段时间简直浑浑噩噩,不知所措。29岁的我,已近而立之年,却无论如何不知道拿什么来立。我所在的NT,不过属于江北二线城市,我所在的区域,在10年之前以船舶和重工业闻名。于是,在我19岁那年,我也忘记到底是出于家庭的胁迫还是自己的意愿,想要赚点现钱的意愿。于是踏入了这个在现在看来已经万劫不复的行业。

吃苦是难免的,在那会,没有文凭,你就必须要有一个手艺,可以在今后养活自己的手艺。一开始的那会,我还清楚记得在工地上,穿的白衬衫,各种搬铁板,抗气瓶,拉拖车。室外36度的大太阳,衬衫湿的不像话,脱下来挤干,再穿身上,太阳晒一会,后背上一层白白的盐霜。跟着师傅干的第一天,晚上下班直接累的第二天全身疼的没能起床。有做过重工行业的人,无论电焊还是装配,都会有一个艰难的学徒期,或许做的东西不一样,但是苦痛确是一样的。即便这样,我还是坚持下来了,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无论如何纠结,难熬。两年,我还是出师了。那是2008年,那年,我21岁。

出师之后,开始独立进到公司上班,那时候的重工行业如日中天,(我清楚的记得那会废铁价格达到3500/吨。再看看现在,撑死1000/吨左右了)进了一家公司,价格谈的也不错。08年,我月薪3000。我很骄傲,那时候,外面一般企业的月薪只能在2000左右。我一直认为这个行业变成现在这样,很大原因在于发展过快和产能过剩。08年往后的几年时间里,我的工资在飞涨。真的是飞涨。到2011年,我还是工人,我的月薪达到4500。这中间不过区区三年。那年我24岁。

2011年是我的一个转折,这之前的五年时间里,一直在学徒,上班,打工。从来没有想过以后怎样,如何发展。更加不用谈什么职业规划,或者人生规划,那时候觉得自己活得没有理想,只是工作,赚钱而已。当然,按照农村人的标准模式,到了那个年龄,很自然的,在我24岁那年,平静的结了婚。2012年,本命年的时候,我有了自己的女儿。这是生活上的转折。工作也有新的转折。2011年下半年,整个重工行业动荡了一下。但是未伤根本,我在一个契机之下,开始了自己承包工程。慢慢从一开始跟那些大老板谈价格时的紧张,哆嗦。到现在的谈的也还算有模有样,懂得价格上的进退,适时调侃和关键部门的以礼相赠。那一年,开始了算是职业上最好的一刻吧。那年,我25岁。

从那以后,一直到去年,2015年中旬,最好的那一刻。不需要再穿工作服,不用再准时准点的上班,下班。我需要知道的就是,我按吨位承包,今天出来了多少吨,我的利润是多少。当然,也会有辛苦,只是相对于利润而言,这里的辛苦已经无所谓了。从开始的一家承包,到两家。最多的时候三家公司一起拿下。(不用误会,做重工的知道,三家公司并不是整个公司全部承包。而是劳务队,我以劳务队进入,相当于在一家公司有一个队伍)。这里面的东西其实我不想讲太多。因为在我目前的状态来说,我估计想要再达到这样的情况,估计很难了。因为去年的中旬,下半年开始,突然一下子,重工行业一下子跌进谷底了。说没活儿做就没活儿做了。到去年年底还在生产的重工业公司,只有十之其三。整个工业园区死气沉沉,两家大型企业相继倒闭。那年,无数下岗工人,那年,我28岁

我为什么会有时间来写这个,我觉得我是个比较优柔寡断的人。我从一开始的每天上班,下班,毫无梦想可言,到后来几年时间自由以后,我抽出时间来学习,看书。看的越多,开始想的越多。知道了职业规划,知道了规避风险和第二职业。鉴于去年的情景,在今年年后,一直到最近,都在摸索行情。个别有活儿做的公司在做着两件事,一是降低工资。二是精简人员。(具体来说就是原来厂里技术不好的,年级稍微大点的全部辞退。年轻力壮的多得是)。其实早在去年的时候我就有了转行的想法,在我看来,这个行业确实是3年都起不来了。或许更长。是,我年轻,所以我今年可以找个公司上班,薪资拿着大约三年前的工人工资。搞不好明年也能找到工作,后年呢?再过几年呢?那时候30好几岁了,是不是还有现在这种想要尝试第二职业的冲动呢?

我现在站在了而立之年的路口,却感受到了刚刚步入社会那会的迷茫。前几天,原来跟我一起工作的几个年轻人集合了一下,四五人的样子都是28 29 30的年轻人。讨论了大半夜,琢磨来琢磨去,确实想转业,或者至少再学点什么,外一哪天这个行业实在不行的时候,不至于到那时候还手足无措的。我有点自己的想法,我本想着去学家装设计,学一下3DMAX,PS,AUTOCAD。一直又犹犹豫豫的拿不定注意。几个人商议说要不出钱做个什么项目,商议来商议去,大约是我们目光太短浅,理不出个头绪要做什么。总觉得经济大环境走下坡路,各行各业都不好做。但是,相对来说,制造业首当其冲的陷入低迷和衰退。

断断续续的打了一大堆,最后想说一说我的现状:
做了这么久,无论是之前的上班打工还是到后来的承包,钱,有一点。但是做项目,我不可能全部掏出了,我还有老婆孩子。就我个人而言,我大概可以动用的,马马虎虎十万左右。问问LY有什么还的建议没有。

再有,转业也是相对稳妥的方法。只是,从来没有接触过别的行业,也不太了解目前比较吃香的行业有哪些。我想的是,哪怕目前工资少,无所谓,最起码是有发展前途的。至少未来五年,或者十年,在自己奋斗之后,可以往上晋升或者薪资翻倍的。请各位不吝赐教了。

最近为这个事情搞得头昏脑涨的不安稳,上面说了这么多,其实可以还有很多我没有想到的。以后再补充吧。

2.22日 夜 更新

一个一个的回复我都认真看了,事实上,今天整个下午,因为外面下着雨,所以一直在电脑前面翻着当地的人才网和社区。看起来跟我一样处境的人真的是不在少数。更新的目的是想说一说这几天来,我们几个人商议的并且认同的几个观点吧。江北三月的下雨天,夜晚的空气还是透着凉气的。相对而言,市场经济的寒冬,怕是要久长的多了。

今天是元宵,在下午的一会,几位朋友又来找了我,这次的谈话相对前几次的几乎彻夜长谈要简短的多,因为走投无路的重复,说来说去还是无法理清,于是开始讨厌起这样毫无实际意义的重复的讨论。有一瞬间,我也急躁了,抓起钥匙跟几个人喊了一嗓子:老是说,能说出什么东西?说到底,还是出去转一转,看一看。 抬脚出去的时候被叫住了:我同意出去转一转,你给个方向。 我沉默了。

说一下前几天交谈的几个观点吧:
首先,船舶重工和制造业,一致同意至少三年不会有起色。也许更长。

第二,成家立业。成家在前,家有了,女儿五岁。大部分跟我同岁的年轻人,可以开始立业了。

第三,之前谈到的,像我们这么工作,上班。重工行业在体力上是个考验。你这么拼死拼活干一年,赚的钱也许不如大街上卖肉串的。

第四,一直犹豫不决的原因,有一部分源自生活的压力。80后的一代,基本上是开始了上有小下有老的生活模式。父母渐渐老去,儿女渐渐长大,来自经济的压力与日俱增。无论转业还是投资,一句话:我们输不起。

第五,如若我现在五十岁,经济下行,行业不景气,我会找个厂,工资少点也行,混一天是一天,混一年是一年。但是,我今年29。 29啊。混一辈子吗?

第六,我清楚的知道,得亏车子有了。要买房子的话,照这种打工模式,或许就得再30年以后了。

第七,都在说大环境。粗粗了解了一下,目前传统行业不好做,因为互联网的冲击。实体经济只有极少数的类似饭店这种不受波及。所以,如若有大神有好路子,私信我聊聊。

第八,明天一早,打算去人才市场转一转。现在能做的就是努力和不放弃。

想说的还有好多。有些想不起来了。欢迎补充。欢迎赐教了。或者有什么好的想法可以一起聊一聊。

weinxin
扫一扫更精彩
大家的支持是我更新的动力!!!
小时候 淡墨书香

小时候

这部半自传体和半虚构的小说以混合着四川方言的口语写成,以一个成都女童的主观世界作为展开方式:从最细枝末节的玩物、游戏、口头禅、流行的人和事,到整个似曾相识的童年经历,被作者娓娓道来,如同儿童记忆特有的...
情人节致爱妻的一封信 淡墨书香

情人节致爱妻的一封信

亲爱的孩子他妈: 现在是凌晨3点了,我一直睡不着,想了很多事情。有些话我从来没有对你说过,但现在我想让你知道。 我想让你知道:我爱你。我不是一个擅长甜言蜜语的人。我总是试图表现出勇敢、坚强的一面,但事...
只因你是我最爱的人 淡墨书香

只因你是我最爱的人

他和妻子是同行,一个是外科主任,一个是护士长;一个儒雅俊朗,一个优雅美丽.五年前,两人同时退休,形影不离地过起了幸福的退休生活. 造化弄人.退休不到两年,他开始变得健忘,变得迟钝,直至完全痴呆:以前的...
战士的葬仪 淡墨书香

战士的葬仪

还没到送殡的时候,万国殡仪馆的门已经要胀破了。人像决了口子的水,只顾往里冲。进来的就不再出去。草地上挤满了人,甬道上挤满了人,门外马路上更挤满了人——人们一边排好队等候送殡,一边练习着挽歌:“哀悼鲁迅...
广告也精彩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