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陷阱

很文博客hinven.com 2021年10月21日08:24:15小品故事评论1703755字阅读模式

在这个世界上,以恶行报复别人的人,到头来其实也报复了自己……

1、 情迷香水

在江南某市的城郊,有幢造型别致的别墅小楼,里面住着一位年轻娇艳的女子,名叫姗娜。姗娜的丈夫叫林彬,是一家公司的老板,很有钱。他长得矮矮胖胖的,心却很细,把妻子像花一样养在家里,啥事都不让她沾手,还雇了两个保姆任她使唤。

姗娜天生喜爱香味,小别墅里,房里房外洒满了香水,楼上楼下摆满了时鲜香花,因此,她的生活中总是充满了香味。人家都说姗娜是个有福气的女人,可她却觉得现在的生活还缺乏某种激情。

这天晚上,林彬下班回家,姗娜微笑着迎上去问:“回来啦?饭吃过了吗?”林彬“嗯”了一声,冲她笑了笑,便往沙发上一靠。姗娜又柔声问道:“累吗?”林彬又“嗯”了一声。“那我给你放水洗澡好吗?”林彬依旧回答了一个“嗯”字。林彬洗好澡,一句话也没说,便往床上一仰,不一会儿就呼呼大睡了。

姗娜呆呆地望着酣睡的丈夫,心想:他为什么对我总是“嗯嗯啊啊”、不冷不热的,他难道并不真正爱我吗?想到这里,姗娜觉得非常委屈,竟流下泪来。

第二天早上,林彬看出了姗娜的不快,刚好他要到福州去谈一笔生意,于是决定带姗娜一起去散散心。姗娜第一次来福州,这儿青山绿水,景色宜人,她开心得像只飞出笼子的小鸟,一步不离地跟在林彬的身旁,陪他去见客户,陪他游山玩水。姗娜感觉这次来福州简直比度蜜月还要开心。

到福州的第三天晚上,林彬带姗娜去见一个生意上的伙伴,据说这人是在福州做香水生意的。约会地点是一个幽静的小酒吧。他们到了之后,对方还没来,林彬转身上厕所去了。姗娜打量了一下这个小酒吧,觉得这儿与其说是谈生意的地方,不如说更像是男女幽会的场所。酒吧里灯光暧昧,色彩迷离,一对对青年男女卿卿我我,窃窃私语,如此氛围,不禁让姗娜浮想联翩!正在这时,天空中一道流星划过,姗娜猛然闻到一种清雅而沁人心脾的香水的味道。成天沉浸在香味中的姗娜,也从来没闻到过这么好闻的香味,她觉得头脑一下子变得兴奋起来,抬头一看,只见一个高大的男士站在她的面前。这人三十岁上下,面容俊秀,西装革履,潇洒脱俗。刹那间,姗娜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要是自己的丈夫是这样,该多完美啊!正在姗娜一愣神的工夫,那位男士略一欠身,彬彬有礼地问:“请问您就是林太太吧?”这一声,把姗娜从梦幻中惊醒了。她发现自己失态了,不由脸一红,慌乱地点了点头。那男士从容地在姗娜的对面坐下,顺手倒了杯红酒,默默地呷了一口。这时姗娜才发现,那迷人的香味竟然是从这位男士身上散发出来的。她惊叹这世界上居然有这么香、这么迷人的男子。姗娜长这么大,很少接触丈夫之外的其他男子,她闻到的只是丈夫身上那让她常常感到恶心想吐的气味。姗娜两眼怔怔地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居然有了一种初恋时心动的感觉。

这时,一阵“哈哈”的笑声把姗娜从沉醉中唤了回来,林彬回来了!他笑着和那男士握了手,两人寒暄之后,就开始谈生意了。

姗娜再没心思听他们谈生意了,她已经被这个香水男人迷住了。她觉得他的眼神,他的神态,他那自信的笑容和微微翘起的嘴角,还有他身上那种独特的香水味道令她心驰神往。在姗娜眼里,这个香水男人简直是一件完美的工艺品。

第二天,姗娜推说身体不舒服,没有跟丈夫去谈生意。其实她自从昨天见到那个香水男人之后,满脑子都是那个男人的身影。她也惊讶自己已经结了婚,怎么还会对另一个男人产生这么浓的兴趣?她想控制自己不去想他,却怎么也控制不了;她想见他,又不知应不应该去见他。想来想去,姗娜还是决定先和那男人通个电话,探探他的心思。于是,姗娜从林彬的名片夹里找出香水男人的电话号码,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没想到香水男人竟然热情地邀请她去他的海边别墅做客。姗娜放下电话,想也没想,立即“打的”前往。那是一座香雾缭绕的别墅,依山傍海,椰林婆娑。走进别墅,一股淡雅的香味扑面而来。此刻,姗娜只觉得脸在发烧,心跳加速,这可是她第一次背着丈夫与别的男人幽会啊!在香气的包围中,香水男人扑上来抱住了她,在他强有力的拥抱下,姗娜放弃了矜持,倒在了他的怀里。一阵拥吻之后,香水男人把她抱到了床上……此时的姗娜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匹脱了缰的野马,在一片开满野花的草地上狂奔,奔着跑着,渐渐地感到没了力气,接着彻底崩溃了,仿佛从天堂坠入了深不见底的深渊……也不知过了多久,姗娜终于清醒了,她慌乱地爬了起来,穿好衣服,便急忙“打的”回到了住处。

第二天,姗娜又打电话去找那个男人,可电话响了半天,却没人接。她又“打的”去了那个海边别墅,别墅里空无一人,那香味也早已散尽了。香水男人似乎从这个世界上突然蒸发掉了!直到姗娜离开福州,香水男人也再没有在她面前出现过。此时,姗娜心里矛盾极了,既思念那人,又觉得这个结果让她宽心。毕竟她的内心还是爱着自己丈夫的。香水男人的出现只不过是她生活中的一个美丽的小插曲,而且这个小插曲在她心里打下了有愧于丈夫的烙印。

从福州回来之后,姗娜收到一个邮包,邮包的落款居然是“香水男人”。邮包里面有两瓶香水,一瓶男用的,一瓶女用的。那瓶男用香水的味道就是香水男人身上的那种。让姗娜惊讶的是,林彬非常喜欢这瓶香水。他一改以往不肯用香水的习惯,每天睡觉前总要精心地擦上一遍。每当丈夫喷上这种香水扑过来时,姗娜就有了那天在海边别墅疯狂的感觉,仿佛香水男人一直在自己的身旁。从此以后,每过半年,香水男人就会寄来两瓶香水,一瓶男用的,一瓶女用的。

2、树林惊魂

一晃三年过去了。一天,林彬出差了,姗娜一个人在家正闲得无聊,一个小男孩儿敲门进来,交给她一封信。姗娜打开一看,信是打印的,落款居然是“香水男人”。他在信中约姗娜下午六点钟到城边的小树林见面。这信又拨动了姗娜早已平静的心弦,她的眼前仿佛又浮现出香水男人那高大俊美的身影。见不见他呢,她有点犹豫,她想眼下可不是在福州啊,去了万一被人发现怎么办呢?但是当她一想起在福州那个疯狂的夜晚,她就不顾一切地决定去赴约。她欢快地化好妆,“打的”驶向城外小树林。说是小树林,其实面积不小,有点阴森森的。下了车,她走到了约定地点,却看不到香水男人的身影。她试探着往树林深处走去,树林间弥漫着一种淡淡的她熟悉的香味,但仍不见人影。她想这肯定是香水男人故意营造出来的浪漫。她充满期盼,跟着香味来到了一条小河边,还是不见人影。这时天已经黑了,月上树梢,她借着月光,顺着香味沿着小河往前走去,走了不远,忽然看到河边有一条小小的模型船,船上摆了一小瓶香水,那香味就是从这里弥漫开的。她把香水瓶拿起来放进了随身带的小包里,四下里看看,仍不见人。姗娜心想:难道这人在跟我捉迷藏?如果是这样,那么这小船上可能会有线索。于是她蹲下身子拿起了小船,可左看右看也没发现小船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船尾上拴了一根绳子。姗娜拉起绳子,绳子很长,她心里充满了好奇和期待,想看看香水男人到底给她送来了什么特别的礼物。她使劲地拉呀拉,终于把绳子后面的东西拉出了水面。姗娜发现那东西挺沉,拉上来一看是一个黑色的油纸袋子,上面沾了些河泥,纸袋子上还拴了一把小剪刀。纸袋摸起来软绵绵的,滑腻腻的,就像香水男人温情脉脉的眼神。姗娜急切地拿起剪刀把纸包剪开,刚剪开一点口子,发现有些腥味。她想,可能是河泥的味道吧。于是她把纸袋完全剪开,顿时一股恶臭扑鼻而来,一个圆圆的东西从纸袋里滚出来砸在她崭新的白皮鞋上。姗娜赫然发现那居然是一颗已经高度腐烂发臭的男人的头颅!上面还有白色蛆虫在蠕动。姗娜顿时跌坐在地上,连尖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挣扎着跌跌撞撞、连滚带爬地朝树林外逃去,几次撞在了树干上。

姗娜记不起来自己是怎么逃出这片树林,又是怎么撞开家门的,更记不起自己是不是打110报警了。她的脑子里始终不停地重现着那个软绵绵的腐臭的人头。警察来询问时,她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等好不容易问清了事发地点,已经一两个小时过去了。警察带着狼狗找遍了小河的上游下游和小树林,结果不要说人头了,就是那只小船也找不到了。警察问姗娜,她总就是那么几句,关于为什么要去小树林,她只字不提,问多了她就号啕大哭。警察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只能无奈地丢下一句话:“等你好一点了,请到警察局去一趟,我们重新给你录一次口供。”姗娜的邻居们议论纷纷,都怀疑姗娜中了邪。等到姗娜觉得好一点了,再去找抽屉里的那封信时,却发现信已经不翼而飞。听着邻居的议论,再想想那封不翼而飞的信,姗娜的脑子有点糊涂了。她想难道真的是自己的精神出了问题,产生了幻觉?难道这件事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噩梦?但那小河边的一幕一幕,还有那个狰狞的头颅,都那样真实地历历在目。从此她得了心悸的毛病,别人说话的声音稍大一点,她就觉得心慌不安,上不来气。原来她很喜欢香水的,从这以后也很害怕闻到香水,一旦闻了香水味,她就会心跳加速,喘不上气来。于是她把家里所有香水都扔掉了,连花也不买了。

(以后,姗娜遭到了香水男人吴祖茂一系列的骚扰,被折腾得死去活来,后来,真相大白,原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姗娜丈夫林彬导演的一出戏,为的是报复姗娜的背叛。林彬生性阴险狠毒,得知吴祖茂与姗娜有过一夜情之后,怀恨在心,杀了吴祖茂,并从乡下找了一个与吴祖茂相貌相似的人充当吴祖茂,把姗娜诱骗到山里,想借姗娜之手杀掉已无利用价值的假“吴祖茂”,结果姗娜凭借自己的智慧与假“吴祖茂”一起制服了林彬,获得了新生。)

weinxin
扫一扫更精彩
大家的支持是我更新的动力!!!
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小品故事

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有对老夫妻,儿子在外地,每次打电话回家,老太太问儿子吃的啥,儿子总回答:“吃热狗。”老两口平时吃烙饼喝稀饭,这“热狗”是啥滋味,还真没吃过。于是,老太太就给了老头三十块钱,让他出去买俩热狗回来尝尝。 ...
中奖也烦恼 小品故事

中奖也烦恼

这天,天上掉下了馅饼,沈军买彩票竟然中了三十八万元大奖! 这一夜,沈军和妻子阿英几乎一宿没合眼,他们兴奋得说了一夜的话。第二天一早,沈军就将奖金兑了出来,除留一千元现金外,其余的全部悄悄存进了银行。回...
周全的火车 小品故事

周全的火车

城北火车站是个货运站,经常有满载的火车在这里编组拆散,也常有空车调来调去。在这些车的车梯或是车尾,常常会吊着一些穿着油腻腻工作服的调车员,他们的本事都赛得过当年打日本鬼子的铁道游击队,最牛皮的一个就是...
最后的相约 小品故事

最后的相约

阿珍是个“陪看”女郎,所谓“陪看”,名义上是说在那些小型电影院、录像厅陪着单身男客看,其实大多是提供色相服务的。虽说这是个挣钱的行当,但阿珍今年已经38岁了,再精心打扮也是个半老徐娘,所以生意不好。 ...
广告也精彩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