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席上的尴尬事

很文博客hinven.com 2021年10月6日08:34:00小品故事评论1301664字阅读模式

李果是工商局的一个科长,这天,他领着老婆和三岁的儿子去参加奶奶的寿宴。李奶奶一百岁了,儿孙济济,五代同堂。儿孙们今天在“鸿运”大酒店给老祖宗摆下隆重的寿宴,好好庆祝一番。

酒席开始了,李果和孙子辈的十来个男人坐在一桌,为的是喝酒方便。老婆带着儿子坐在旁边一桌,儿子不停地在两桌之间跑来跑去,玩得很开心。酒上来了,是“五粮液”,几个人都争着要看酒是否正宗,同桌的表弟阿欣说:“大家都别争了,有李果在呢。”李果也不推辞,接过酒瓶往桌上一放,说:“现在的假酒,还真能以假乱真,我也不敢肯定。”说罢,李果叫小姐把经理叫来,不一会儿,酒店的张经理匆匆赶来了。

李果说:“张经理,你来告诉我们这酒是真是假。”

张经理一看是工商局的李科长,立即满脸堆笑说:“李科长,你就爱和我开玩笑,你老人家坐在这里,我哪里敢有半个假字啊!”他边说边掏出烟来给在座的敬烟,一面吩咐小姐将酒满上。今天这厅里摆了十多桌,能听见张经理话的几桌人都笑了起来,李果觉得很有面子,其实刚才他一看这酒就知道是真的,把张经理叫来,就是让他来给自己上脸的。

正说笑着,木瓜鱼翅上来了,老祖宗的寿宴档次还真是不低,众人正想大饱口福,忽然听见有人低声骂道:“这是什么人点的菜呀,鱼翅也敢上!没见报道说七成以上的鱼翅是假的吗?”那人说话的声音不大,但众人都听得很清楚,大伙儿你望我,我望你,谁都没有动筷子。

李果这桌上有人指着一个瘦个子说话了:“阿三,你做海货生意的,你说这鱼翅是不是真的呀?”阿三是堂哥,比李果大几岁,是做海产干货生意的。

阿三有点生气,他说:“瞎说,没有的事,我就从来没有卖过假鱼翅!”

李果听了一笑,他想起阿三有几次就是卖假货被查到的,最后还是他出面才摆平,他不动声色地看着阿三,见阿三始终没有动那木瓜鱼翅,就悄悄告诉跑来跑去的儿子,让他去告诉妈妈千万别动桌上的鱼翅。

一会儿清蒸鳜鱼上来了,阿三抢着吃了一口,说:“新鲜,新鲜,这个肯定假不了。”

同桌上的表弟阿忠乐了,说:“三哥,你只知道死鱼可以做假,活的你就不懂了吧?”

阿三不信了:“活鱼也有假?莫非这鳜鱼是用鲫鱼化装的?”

阿忠有声有色地说:“比化装还要可怕,你知道吗?养鱼的人在鱼塘底放了一层环丙沙星,这样鱼不会生病,又长得快,只是人吃了这样的鱼,以后碰上生病,再想用什么抗菌素,都没有作用了。”

另一个人抢着说:“……而且还会丧失生育能力呢,你现在有儿有女了当然不用担心,可是你的儿女长时间吃这种鱼的话,会不会还有儿女就不好说了,哈……”

阿三有些吃惊,眼睛盯着李果:“真的吗?阿果,你们怎么也不管一管呀!”

李果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说:“我哪有那么大能耐呀?这段时间查‘问题奶粉’差点没把我们累死,那才叫过分呢,有的婴儿吃了那个奶粉,连命都没了!”

在这儿孙满堂的寿宴上,突然冒出一个后继无人的问题,众人都觉得有点扫兴,阿欣很丧气地说:“这下惨了,我最喜欢吃鱼了。”

阿三接着说:“你可以吃海鱼呀!”

阿忠和阿三较上劲了:“海鱼有重金属污染。”

“那就吃猪。”

“猪有瘦肉精。”

“吃鸡。”

“禽流感。”

“喝牛奶。”

“也有抗菌素。”

“吃豆腐。”

“豆腐是黑豆腐。”

“吃青菜。”

“有农药。”

阿三节节败退,招架不住了,他想了想,说:“我不吃菜了,光吃饭行了吧?”

阿忠还是紧追不放:“有人给米打腊。”

“那我吃面。”

“面里掺了滑石粉。”

阿三绝望地叫了起来:“那我只喝水可以吧?”

阿忠笑得更得意了:“水的污染可能是最严重的了,再说,只喝水,你能撑几天?”

这兄弟俩的对话,让大家都听得胆战心惊的,邻近几桌的人都往这边望过来,这一桌立刻成了整个寿宴的中心。就在这个时候,李果的儿子突然奶声奶气地插话说道:“可以吃口水呀!”

很多人听了都被逗笑了,大家觉得这小家伙说得挺有意思的,可阿忠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口水?”

李果的儿子见大家都在看他,大概是觉得很有面子,立刻兴奋起来:“是呀,那天我听见爸爸对保姆阿姨说:‘你的口水好甜,真好吃!’”

大厅里突然出奇的安静,李果的脑子“嗡”的一声,什么也听不见了,他转过头去看自己的老婆,只见她的眼睛正火辣辣地瞪着他呢……

weinxin
扫一扫更精彩
大家的支持是我更新的动力!!!
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小品故事

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有对老夫妻,儿子在外地,每次打电话回家,老太太问儿子吃的啥,儿子总回答:“吃热狗。”老两口平时吃烙饼喝稀饭,这“热狗”是啥滋味,还真没吃过。于是,老太太就给了老头三十块钱,让他出去买俩热狗回来尝尝。 ...
中奖也烦恼 小品故事

中奖也烦恼

这天,天上掉下了馅饼,沈军买彩票竟然中了三十八万元大奖! 这一夜,沈军和妻子阿英几乎一宿没合眼,他们兴奋得说了一夜的话。第二天一早,沈军就将奖金兑了出来,除留一千元现金外,其余的全部悄悄存进了银行。回...
周全的火车 小品故事

周全的火车

城北火车站是个货运站,经常有满载的火车在这里编组拆散,也常有空车调来调去。在这些车的车梯或是车尾,常常会吊着一些穿着油腻腻工作服的调车员,他们的本事都赛得过当年打日本鬼子的铁道游击队,最牛皮的一个就是...
最后的相约 小品故事

最后的相约

阿珍是个“陪看”女郎,所谓“陪看”,名义上是说在那些小型电影院、录像厅陪着单身男客看,其实大多是提供色相服务的。虽说这是个挣钱的行当,但阿珍今年已经38岁了,再精心打扮也是个半老徐娘,所以生意不好。 ...
广告也精彩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