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小品故事

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有对老夫妻,儿子在外地,每次打电话回家,老太太问儿子吃的啥,儿子总回答:“吃热狗。”老两口平时吃烙饼喝稀饭,这“热狗”是啥滋味,还真没吃过。于是,老太太就给了老头三十块钱,让他出去买俩热狗回来尝尝。 ...
中奖也烦恼 小品故事

中奖也烦恼

这天,天上掉下了馅饼,沈军买彩票竟然中了三十八万元大奖! 这一夜,沈军和妻子阿英几乎一宿没合眼,他们兴奋得说了一夜的话。第二天一早,沈军就将奖金兑了出来,除留一千元现金外,其余的全部悄悄存进了银行。回...
广告也精彩
周全的火车 小品故事

周全的火车

城北火车站是个货运站,经常有满载的火车在这里编组拆散,也常有空车调来调去。在这些车的车梯或是车尾,常常会吊着一些穿着油腻腻工作服的调车员,他们的本事都赛得过当年打日本鬼子的铁道游击队,最牛皮的一个就是...
最后的相约 小品故事

最后的相约

阿珍是个“陪看”女郎,所谓“陪看”,名义上是说在那些小型电影院、录像厅陪着单身男客看,其实大多是提供色相服务的。虽说这是个挣钱的行当,但阿珍今年已经38岁了,再精心打扮也是个半老徐娘,所以生意不好。 ...
只想握握你的手 小品故事

只想握握你的手

老易是县委大院的老门卫兼传达,大家戏称他为易掌门。 每逢初来乍到的干部,进大院的时候都会跟他打声招呼握握手。虽然只是礼节性的过场,老易却很在意。为啥?你听老易怎么说:“我只要跟他一握手,就能参透对方的...
真正的杀手 小品故事

真正的杀手

哈里森是个职业杀手,干这一行从没失过手。最近,他在电话里接到一宗大买卖,雇主开价二百万美元。 这个雇主名叫布莱特,是将要进行的州长竞选的候选人之一,他要刺杀的目标就是自己的竞争对手卡罗斯。 卡罗斯也不...
真是急死人 小品故事

真是急死人

星期天,兄弟俩都不上学,因为上次考试哥哥弟弟都没考好,所以妈妈惩罚两个孩子今天不准出去玩。临走时,妈妈对哥哥大宝说:“可不许再欺负弟弟了!”对弟弟小宝说:“认真学习,不要再调皮了!”然后锁上家里的门,...
咱老百姓一身正气哪容得黑白不分 小品故事

咱老百姓一身正气哪容得黑白不分

鲁镇的郝老汉养了一头种猪,专门给别人养的母猪配种。郝老汉的堂弟是“天一方”餐厅的掌勺师傅,每天可以提供不少喂猪的泔水,“天一方”是本镇最豪华的餐厅,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多在这里吃喝,泔水中有的是好酒好...
欲望的漩涡 小品故事

欲望的漩涡

金钱,情爱,家庭,事业…… 一个走进大都市的懵懂少年,在不知不觉中,卷进了一场——欲望的漩涡。 一、误入黑窝 贯城河边的一处建筑工地上,有个小伙子,背个大背箩,躲在一堆砖头后边,双手抱着脑袋,在伤心痛...
一张借据 小品故事

一张借据

潘武从小无父无母,到了结婚年龄也没钱娶媳妇,只好找人写下一张借据,言明娶亲之事,跪在街市口向过往路人求借银两。路人都讪笑潘武想媳妇想疯了,可潘武不以为耻,在那里一跪就跪了三天。 这件事被一个叫金银的人...
一网打尽 小品故事

一网打尽

十佛镇一带乡下有两个偷鸡贼:一个是梨树村的姜三蛋,另一个是大枣庄的黄拐子。 姜三蛋今年三十有二,偷鸡资历深,技术高,为了掩人耳目,家里养了十多只鸡。黄拐子年长三蛋两岁,偷鸡资历、技术,与三蛋不相上下,...
一道招牌菜 小品故事

一道招牌菜

我们这地方有一位很有名气的业余作者,姓董,名字说出来相信大家都会有些耳熟,这里就姑且称他董先生吧。在春暖花开的五月,董先生突然接到了一封邀请信,信是《新文学》杂志的刘编辑寄来的,董先生有一篇文章就是他...
夜半惊魂 小品故事

夜半惊魂

姜大明是工学院大二的学生,他别的都好,就是胆子有点小。同宿舍几个同学晚上总是打牌影响到他的休息,他十分烦恼,打算搬到校外去住。 这天他在学校的广告栏上看到一张纸条,是水利系一个叫王小梅的女研究生写的,...
喜得贵子 小品故事

喜得贵子

老树湾村有个老光棍叫张富贵,今年五十多岁,人老实,长得又丑,孤孤单单地活了大半辈子,都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可做梦也没想到,咸鱼也能翻身,突然之间,他的命运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事情的起因是张富贵在...
爷爷来了 小品故事

爷爷来了

老王是局里看大门的,工作几十年来别说生病,连头疼脑热都没有过,可这两天却住进了医院。老王病得不轻,这病因还得从他接孙子那天说起…… 上个礼拜五下午,老王到幼儿园接孙子,孙子小虎长得虎头虎脑,是老王两口...